时政要闻
首页>>红色天中>>天中红星
详细内容

贾子郁

国民党汝南县党部

中共汝南支部委员会为便于公开迎接北伐军入豫作战,领导农民开展武装斗争,维护社会治安,于1927年4月先后成立了国民党汝南县党部筹备委员会、反奉运动委员会、农民自卫军稽查处。国民党汝南县党部筹备委员会委员全部由中共党员担任,党部设在城东十八里庙,后迁往老君庙温庄、韩庄。国民党汝南县党部筹委会成立后,中共汝南支部根据国共合作时期的有关规定精神,利用“国民党汝南县党部”的名义进行公开活动,开展党的工作。反奉运动委员会主席由贾子郁担任,执行委员是贾子郁、温其旭、张其周、  李景文、张鹤亭、唐仲虞、邓国本;监察委员是林壮志、刘茂修。委员会下设5个股,负责具体工作,唐仲达、林壮志、朱览浦、唐凤池、刘茂修分别担任向导股、谍报股、采买股、经济股、运输股主任。农民自卫军稽查处总务委员由林壮志、贾子郁、温其旭、邓国本、刘茂修担任。稽查处下设4个分处,刘茂学、吴夏初、丁学文、高先反分别担任沙口、申店、臻头河、余召渡口分处主任。

1927年5月上旬,唐生智率国民革命军第一集团军第四方面军集中于汝南、驻马店、确山一带,分左、中、右三路北上迎敌。右路军于5月5日进驻汝南水屯、楚铺、韩庄、老君庙等地,受到人民群众热烈欢迎。国民党汝南县党部举行各种形式的欢迎会、联欢会,并且组织水屯、韩庄、康店一带群众给北伐军当向导、送茶饭、送给养、抬担架、救护伤病员,大力支援北伐战争。

5月7日,国民党汝南县党部召开各区党部和农民自卫组织代表联席会议,并根据北伐军与汝南城内军阀田维勤部发生冲突,十八里庙附近土匪活动猖獗,县党部距北伐军驻地较远而联系不便等情况,决定把县党部迁到老君庙温庄。      

5月11日,武汉国民政府战区农民运动委员会随军工作组到达汝南城西韩庄,县党部也由温庄迁到韩庄。

6、唐营寨惨案

1927年春,正当中共党组织在农村发动群众,开展武装斗争和支援北伐军入豫消灭军阀之际,龟缩在汝南城内的军阀指派其收编的匪首张老六经常到留盆、十八里庙、唐营寨一带进行袭扰,向群众征粮要钱,强行锯树。当地的红枪会组织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不受损失,在红枪会首唐得利、唐得亨的带领下将匪首张老六逮住并处死。张被处死后,其老婆投靠了另一匪首戴民权。因此,土匪对红枪会恨之入骨,决心伺机报复。

5月1日,匪首戴民权纠集一股顽匪在前往唐营寨为张老六报仇时,在冀店、留盆店一带遭到唐得利、唐得亨率领的五六千红枪会员截击,红枪会员手持长矛大刀和少数火枪与顽匪经过两天的激战。戴匪见红枪会人多势众,形势渐渐与己不利,便向西逃窜,途中派人与汝南城内陕军联系,蓄谋更大的报复行动。此时,红枪会的人员撤回到唐营寨一带休整。

5月3日,不甘失败的戴匪与汝南城内的陕军勾结,又组织了约三千多人,从西北方向向唐营寨发起进攻。一路上,他们烧杀抢掠,群众叫苦连天,纷纷扶老携幼,拉车挑担,涌向唐营寨躲避,逃进寨内的共有2800余人,后因寨内聚集人员太多,实在难以承受,不得不将寨门落锁,未来得及进寨的群众逃往别处。

顽匪逼近唐营寨时,英勇的红枪会员手持长矛大刀、土枪土炮与匪徒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杀死杀伤匪徒数十人。在顽匪攻寨受挫,处于进退两难之际,驻汝南军阀纪元林派补充团团长李茂森率部增援,并补充弹药给戴匪,使得他们的气焰更加嚣张。红枪会会员虽经顽强阻击,但终因武器落后,寡不敌众,在中午时分唐营寨被匪徒攻破。匪徒进寨后,便灭绝人性地开始屠杀无辜群众,寨内2800多名群众惨死在匪徒的刀枪之下,整个唐营寨内硝烟弥漫,火光冲天,尸体遍地、血水横流,不少人家被杀得灭门绝户,幸存者寥寥无几。当北伐军得知消息后,从确山调两个营来援救唐营寨时,戴匪已经向东南方向逃窜。后因北伐军另有作战任务,未及时追击戴匪。唐营寨惨案发生后,北伐军代表、中共驻马店特支书记林壮志和汝南党组织代表温其旭等一起前往唐营寨探望受害群众,组织人员掩埋尸体,安抚群众情绪,做好善后工作,并在十八里庙召开群众大会,声讨反动军阀和地方土匪的残暴罪行,号召广大群众团结起来,建立自卫武装,同反动军阀和土匪进行坚决的斗争。

技术支持: 亿尚网络科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