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首页>>党史文摘>>党史文摘
详细内容

林彪缘何题写“四个伟大”

1966年在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林彪成了仅次于毛泽东的第二号人物,请林彪题词的人多了起来。林彪妻子叶群为了照顾林彪身体,挡了一些请求,非题不可的词,就集中在一起。等到林彪身体相对好一些时,叶群就通知工作人员备好纸笔。每一个题词,林彪都写两三张,然后从中选一张。

 

 

  1967年4月28日,叶群从钓鱼台回来对林彪的秘书张云生等人说:“蒯大富最近给中央文革小组写信,说他们正在建造一尊毛泽东全身塑像,他希望首长(林彪)给题一个‘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用在竣工后的基石上。对这件事,中央文革小组已表示坚决支持,我想这是首长义不容辞的。第一,这是宣传主席,而首长是一贯紧跟主席的,不能失去这一机会;第二,这是中央文革小组支持的,分量很重;第三,要求题词的是蒯大富,我对这个人不太熟,但他是全国有名的造反派头头,不能给他泼冷水。你们要准备好笔墨和纸,一旦首长哪天情绪好,不出汗,我就叫你们,你们要保证不误事。”

  4月30日下午,内勤突然传令:“主任(叶群)叫快准备好笔墨和纸,首长要练字!”工作人员郭连凯、李文普立即去会客室布置林彪练字用的文房四宝,放在大型玻璃板茶几上。

  张云生进来时,叶群正陪着林彪练字。叶群说:“首长今天情绪特别好,有哪些要求题字的,你们赶快报。”张云生说:“要求题字的有好几起。几个军区小报要求题报头,压了很久了。”叶群说:“那都不急,不是蒯大富也要求首长题词吗?”

  林彪问:“蒯大富要求题写什么?”叶群说:“他要求题写‘四个伟大’。这事我和你讲过,你怎么不记得了?”林彪说:“蒯大富不过是个红卫兵,全国的红卫兵成千上万,我哪里记得那么多!”叶群说:“你不能小看蒯大富,人们都叫他蒯司令。蒯司令的能量,比我们的一个军区司令都大。这个人好张扬,不知天高地厚,我也不喜欢。但他要宣传毛主席的‘四个伟大’,又有中央文革的支持,我们不能泼冷水。毛主席这杆旗是你带头高举的,能叫别人代替吗?”林彪说:“当然不能!”叶群命令内勤:“快研好墨,铺好宣纸!”

 这是林彪愿意题写的内容,他拿起笔,又抬头问叶群:“怎么写呢?”叶群逐字逐句地念着:“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林彪写完,嫌落款“林彪”写得不好看,又重新题写了一张,然后点头说:“行啦,到此为止。”

  叶群说:“很好!很好!这张题词,分量比过去的所有题词都重,不能叫蒯大富独吞,不然他就会拿它去到处吹,抬高自己。也不能只是给清华的题词,那样就没什么意思了。”“首长这个题词,不是给蒯大富的,而是给全国的,这个荣誉不能给蒯大富。”

  叶群当即给《解放军报》总编辑赵易亚打电话,要求第二天《解放军报》发表“四个伟大”的题词。叶群放下电话,叫秘书于运深马上把林彪的“四个伟大”题词原件拿到解放军报社复制,因为当时只有解放军报社有复制条件。于运深遵照叶群指示,把林彪题词的复制件留在《解放军报》发表,原件带回来,存进毛家湾保密室。

  1967年5月1日,《解放军报》第一版发表了林彪的题词:“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以上史料说明,林彪题写“四个伟大”并不是林彪或叶群的独创。“四个伟大”在林彪题写之前,就已经风靡全国。

  “四个伟大”最早出现是在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第一次接见红卫兵时。主持大会的陈伯达说:“我们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今天在这里同大家见面。”林彪讲话中提到:“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最高司令是我们毛主席。毛主席是统帅。”8月20日《人民日报》社论《毛主席和群众在一起》,将“四个伟大”并列在一起,并根据康生的意见,将“伟大的导师”放在前面。

 林彪题词时,并不知道毛泽东早就讨嫌“四个伟大”了。1966年12月2日,毛泽东在审阅周恩来报送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革命师生进行革命串联问题的补充说明》时,删去“我们的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1967年2月3日下午,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会见阿尔巴尼亚客人时说:“又给我封了好几个官,什么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我就不高兴。”

  在林彪题写“四个伟大”后,毛泽东继续表示对“四个伟大”的不满。1967年6月18日下午,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118厅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他说:“昨天氢弹的公报,我就把‘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统统勾掉了。”7月至9月,毛泽东视察大江南北。他对随行的杨成武说:“我现在很不喜欢‘四个伟大’,讨嫌!”




  1970年斯诺访华,毛泽东让林彪会见斯诺。而林彪很为难,一推再推。斯诺在延安时采访过林彪,并在《西行漫记》中对林彪大加夸赞。林彪对家人表示:“斯诺是熟人,在延安见过。这些外国记者问这问那,有些问题也不好回答。跟外国人说话要特别注意,不管你说什么,他们都会给你登报发表。”

  1970年庐山会议后,林彪一直拖着不见斯诺。斯诺对周恩来说,他准备回去了。周恩来再次向毛泽东报告,这样,12月18日9时,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住所接见了斯诺。

  《毛主席会见斯诺的谈话纪要》被印成中共中央文件,送到毛家湾。这份文件是于运深给林彪讲的,他认为很重要,在讲文件时作为重点。他还专门把“四个伟大”讨嫌画了出来,摘要讲给林彪听。

  于运深给林彪讲完《谈话纪要》,林彪要他把这份二三十页的文件留下,他要再看看。这在于运深讲文件中是从来没有过的,林彪一般不留文件,而他专门把《谈话纪要》留下来,可见非常重视。

  毛泽东回答了斯诺提出的有关“文化大革命”、中美关系等问题。斯诺问:“我常常想,不知道那些喊的口号最响、挥动旗子最起劲的人,是不是(就像有些人所说的)在打着红旗反红旗?”毛泽东点点头说:“这些人分三种,第一种人是真的,第二种人是随大流,‘你们大家要叫万岁嘛’,第三种是假的,你才不要相信那一套呢。”毛泽东还对斯诺说:所谓“四个伟大”——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讨嫌,总有一天要统统去掉,只剩下“导师”词,就是教员。这已经是毛泽东第五次说讨嫌“四个伟大”了。

  1971年9月3日,毛泽东在杭州与南萍等人谈话时,第六次表示对“四个伟大”的不满。毛泽东说:“现在要降温。到处立像,日晒雨淋,可怜噢!还有那‘四个伟大’,我有‘四个伟大’,你们就一个没有啊!”

  “四个伟大”不是林彪的专利,题词后他也感觉到了毛泽东的不满,所以再也没有为“四个伟大”说过一句话。■

技术支持: 金盾网络科技 | 管理登录